首頁 >> 新聞列表

推进精准金融扶贫 上交所累计发行扶贫债券近240亿元

發布時間︰2019-10-31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編者按】“初心易得,始終難守”。回顧近些年來落馬的黨員領導干部,多少人走著走著,貪戀浮世繁華,欲望滋生,打開心門讓貪婪和虛榮游走全身,繼而走丟了初心,迷失了方向,偏離了軌道。到頭來,一無所有甚至身敗名裂。

  正值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火熱開展之際,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整合十八大以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中國紀檢監察報、檢察日報等刊登的典型案例,為您揭開落馬領導干部背離初心和信仰的八種“致命心態”,其後果何其慘痛。

  今天推出第五期,聚焦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寵溺心”。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領導干部的家風建設,多次要求“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近年來曝光的諸多腐敗案件顯示,家風敗壞已成為領導干部走向嚴重違紀違法的重要誘因。許多“老虎”“蒼蠅”的腐化墮落,都與家教不嚴、家風不正密切相關。

  為兒子“站台”,向老板“借錢”給兒子經商

  周本順,河北省委原書記。2017年2月,周本順因受賄罪獲刑有期徒刑十五年。周本順犯下大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對子女的溺愛。在周本順被查出的涉嫌經濟犯罪的問題中,相當一部分和他兒子經營的生意有關。

  一些私企老板看中周本順手中的權力後,拉攏周本順的兒子一起合作經商。這些老板和周本順的兒子合作後,經常組織一些飯局,邀請周本順以及和自己項目相關的政府官員參加。周本順對這些飯局來者不拒,他其實也清楚對方的目的。周本順說,“我出個面幫他站個台,一起吃飯,我什麼話也沒有說,別人就知道這個人上面有人,這個事都會辦得通。”

  用這種看似隱蔽的方法,周本順多次為這些老板在土地規劃、審批等方面牽線搭橋、提供幫助。周本順還直接向一些老板以“借錢”的名義索要巨額資金,給兒子投到生意上。其中,他向湖南的一位老板一筆就“借”了一千多萬,這些錢當然都並沒有還。

  令人感到諷刺的是,周本順曾經在河北提出干部要“四清”︰“自己清、家屬清、親屬清、身邊清”,然而,他自己提出的要求,自己卻並沒有做到。“放松了對家屬子女的要求,放松了對所謂的商人朋友的警惕,最後落到這個結局,這是我咎由自取。”周本順在懺悔中說道。

  自己甘于“被圍獵”,縱容家人與商人“深度”交往

  何加順,浙江省紹興市委原常委、宣傳部原部長。2010年升任紹興市委常委、紹興縣委書記後,何加順漸漸放松了自我要求。從收受煙酒、衣物、保健品開始,他收受禮品的態度慢慢從“想退”,到“想退未退”,再到心安理得接受,甚至把“我為你辦事、你自願送我物品”視為常態,“只要不討、不索就是”。

  2011年,何加順利用擔任紹興縣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為洪某的公司在紹興縣某印染污泥處理項目建設上提供幫助,洪某奉上一件價值279萬元的“長瓜扁豆”青田石雕藝術品,何加順沒有拒絕。

  不僅自己甘于“被圍獵”,收受煙酒、衣物、保健品、藝術品,何加順還縱容家人與商人“深度”交往,帶壞了家風。

  商人洪某為使自己的污泥處理項目順利開展,曾多次到何加順家中拜訪,與其妻張某逐漸熟悉。2012年7月,為求得幫助,洪某向何加順夫婦表示,稱願意將2006年購買的一套杭州富陽別墅以173.2萬元的價格轉讓給他們。為了讓何加順安心收下,雙方達成協議,洪某置換何加順夫婦在紹興市區的一套價值156.4萬元的商品房,另外再拿了一筆21.3萬元的錢作為差價及相關利息,以掩人耳目,張某也參與了看房、領證等環節。

  2013年,為求得何對項目二期的支持,洪某專程跑到張某單位送給她一個翡翠手鐲。對此,何加順並沒有提出讓其退回。

  2017年5月,時任紹興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的何加順的妻子、岳父在市中心醫院治療時住VIP病房,醫院為求得何加順對醫院工作的支持,按普通病房結算費用,兩人合計少付床位費17.5萬元。何加順在得知情況後,也沒有補交相關費用……

  伙同家屬一同抵抗調查,家庭成員關系物質化

  黃林邦,贛南醫學院黨委書記。“只要找黃林邦親屬就能辦成事”已成為贛南醫學院及其附屬醫院公開的秘密。黃林邦在個人剖析中說道︰“兄弟姐妹來找我‘幫忙’,我不好意思推托,如果他們的日子過得好,我就不用在經濟上支持他們,就不會拖累我們。”

  就是在這種錯誤觀念的影響下,黃林邦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全面插手贛南醫學院及其附屬醫院的人事安排、工程項目和藥品、耗材,器械、設備采購。

  此外,黃林邦的妻子、妻妹、妻弟等人紛紛以權謀私,想盡辦法斂財。在附屬醫院辦理業務時,他的親屬對醫護人員甚至院領導頤指氣使,稍有不滿便惡語相加;他的妻子不僅自己收錢收物,還通過黃林邦插手人事安排,擅權干政;他的妻弟、妻妹等親屬在自身謀取巨額利益的同時還利用其影響力為其他不法商人謀利,成為權錢交易的掮客。

  除了妻妹曾某,黃林邦的兩個妻弟也都紛紛利用黃林邦的影響力斂財,並多次向黃林邦表達“謝意”,不斷向其輸送利益,家庭成員之間的關系物質化、利益化,家風徹底敗壞。

  2016年2月中旬,江西省紀委對黃林邦進行函詢,黃林邦沒有主動向組織說明問題,而是將函詢內容給妻子曾某某和妻妹曾某等閱看,並做好頑抗到底的準備。黃林邦伙還同其親屬、下屬、不法商人四處打听組織調查動向,提前采取“應對”措施。為防止出現紕漏,黃林邦甚至還曾請人對妻子曾某某進行心理輔導,以緩解和改善其極度焦慮的心理。

  黃林邦在懺悔書中寫道︰“作為黨員領導干部要謹記這兩個字,‘心意’。心,就是他用了心,要拉攏我下水;意,就意味著將來讓我給他提供更多的為賺取利益的服務。我就是被這樣一點點‘心意’拉下水的。”

  小結

  對于普通人而言,家風也許是個人小事、家庭私事。而對黨員干部而言,它不僅不是一件個人小事、家庭私事,而且是直接關系到黨風、政風和民風的大事。

  正因如此,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對新時代領導干部在培育清廉家風方面提出了明確要求。從2015年作出進一步規範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行為的規定到2016年《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第一次提出黨員要“廉潔齊家,自覺帶頭樹立良好家風”,再到2018年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規定了黨員領導干部不重視家風建設,對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的處分措施。可以說,這些新規為領導干部的家風建設提供了制度保障。

  作為黨員領導干部,既要嚴于律己,又要從嚴治家,守好家風這條基本底線。守住了家風這條底線,就築牢了做人做事的根基,就築牢了拒腐防變的堤壩。

  (本期組稿人︰扶婧穎 資料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中國紀檢監察報、檢察日報等)


責任編輯︰王世洋